<center id="fl0gz"></center>
    1. <source id="fl0gz"></source><tt id="fl0gz"></tt>
      你好,游客 登錄 注冊 搜索
      背景:
      閱讀新聞

      穿越長白山望天鵝--一起去體會遠古的古老洪荒[組圖]

      [日期:2008-09-09] 來源:戶外資料網  作者:長江飛鴻 [字體: ]
       這是我穿越望天鵝的第三次,在常人看來,在13個月內三次穿越望天鵝是有點不可思議。但是,我對望天鵝那種情有獨鐘是用語言無法表達的。實際上在我們戶外穿越的大山中,望天鵝峰才2050米的高度,長白山的最高峰還沒有超過2700米。古語講的好:山不再高,有仙則名。長白山有許多神話,望天鵝也有許多傳說,這些都不是我要去攀登的理由,關鍵是我一旦進入道長白山后的那種感受神奇的那種心情。在進入望天鵝穿越起點后,進入了漫無邊際的原始森林,森林中靜悄悄,高大的樹木在這里靜靜地生長了幾百年,有時你看到的是類似歐洲油畫的那種畫面,那種巨大的畫面會讓你感受到心靈的震撼。

        今年由于2008北京奧運會的緣故,我一直在等我的老朋友天涯客從廣西南寧回來,就這樣,我只能一推再推,把去長白山的日期推到了8月中旬,其實上長白山最好是7月中旬,那時是最佳季節,因為那時是夏季最美好時光,是長白山區高山花園的鮮花盛開的季節,還有那個季節是比較暖和的季節,萬物充滿生機的季節。我們這次正好是立秋過后,天氣涼了,按理說天氣是不算太涼,但是我們穿越望天鵝的日子實在不是好天氣,我們是在寒風加雜雨點中經受了考驗。我們在出發前我就和長白山大俠杜飛聯系過,因為他們真好是比我們早十天登的望天鵝,我們在通話過程中談到線路和穿越的參照物,其實我和杜飛想的一樣,很簡單在進入第一穿越起點后南偏西后,到達第二穿越檢查點時我們準確的位置應該是背對長松嶺山的大草坡,左側明顯的標志物是紅頭山的石砬子。為了準確無誤,我在做地圖作業時,多次參照谷歌地圖和電子地形圖,按照我在空軍做領航作業的習慣,特意做了地圖作業。但是在出發前一天,我和長白山大俠杜飛的通話中,杜飛提醒我說,就怕遇到大霧,參照物就很難看到。我當時還特意把我的GPS探險家麥哲倫400,作為輔助手段。但是,實際上在上望天鵝的路上最初比我們想象的還要好,進入第一穿越起點后一直是看得到已經被踏出來的路。但是經過被野豬拱的高原濕地的草叢時,我幾次迷失路線,看不到已經被踏出的小路。另外就是探險家麥哲倫在三座1800多米的山峰中間的原始森林中,衛星信號漂移,指示的方向不準確,加上下著中雨,所以當我們行進大約一個小時后,我們沒有找到驢友走的蹤跡,偏出線路大約200米。幸好在我們行進中遇到了15道溝的向導帶領著韓國人6人和我們走到一起,經過詢問,我們尾隨其后,一起走過一段路程。但是,到了小木屋后一直在前面疾走的韓國隊的向導領著韓國人6人鉆進了小木屋,就不再前進了,他們不走了。我們繼續前進,我們在穿越途中登山到1800米的時候就已經感覺到了深秋的那種寒意,當時的氣溫是零上5—7度左右。特別是穿越到一面坡和高山花園的地方,山的坡度顯然加大,寒風夾雜著冰冷的雨點,抽打在我們的身上。也許這就是所謂的艱苦行軍吧。盡管行進艱難,我們還是按原計劃,從山下到山上用時兩個小時多一點,順利登頂望天鵝。望天鵝山上的風景已經不是我過去的印象,由于今年長白山地區的干旱,望天鵝山頂已經不是沒人身的草叢了,在風雨交加的山頂,大部分人去看了石砬子的最高點,山頂氣象情況惡劣,我看了看溫度計,氣溫已經降到零下10度左右。當我們登到望天鵝頂峰時我已經凍得直哆嗦了,在無奈的情況下我堅決頂住領隊天涯客在望天鵝露營的決定,不在山上露營,在雨中撤到山下露營,以防大家凍感冒,造成非戰斗減員。但是這支20人的隊伍我沒想到的是當家的人太多,我們到達山上時,韓國人的向導2人,其中帶著大板斧那個非得說我們走錯下山的路了,如果那么走,得走到松江河去。我們的人也有要和韓國人一起走的,這是我根本沒想到的,一到關鍵時刻,就有人出注意干擾原計劃實施。這次天涯客制止了那幾個人,因為就我和天涯客走過這條路。韓國人從原路下撤回去,我們按原計劃下山。但是上上的草和去年相比已經不是那么高了,去年是能有一人高,我們原計劃是每人帶4瓶水,由于上山風雨交加,寒冷,沒人喝上幾口水,上山后把水都留到了山上,因為望天鵝山上沒有水,留給以后上山的人喝吧。在下山的途中,是我生氣的是有幾個沒有紳士風度的男士根本就不管體力弱的女生,在前邊急速下山,我感到非常失望,但是我還是很佩服領隊天涯客、收隊達瓦、友好、耳邊風這幾位,有他們子后邊照顧體力差的女生,我們在連續行軍8個小時后,沒有落伍和負傷的,已經是很幸運了。我想我應該感謝上蒼的眷顧,這么一支松散的隊伍,按理說正常情況下,我們應該是三個半小時就能撤到山下。但是這次出乎我的預料,一支20人的隊伍,其中有一半是新手,而且膽大不知深淺,我原先不同意這么多人穿越,天涯客說:人多包車省錢。我只好服從領隊。下雨路滑加上重裝,雨中從溪谷中下降高度700—800米的高度,本來是在潮濕、不規則的石頭和石塊上下降高度,路滑不用說,再就是這次是我沒想到的是,溪谷也稱V型峽谷已經不是原來的那個樣子了,由于最近2年穿越的人多,已經把石板上的青苔踏掉了,石頭十分滑,再不是原來那樣,已經變得十分不好走了。本來應該是,3個小時撤到山下露營,但是下撤7個小時還沒到山下。在半路上我忽然想起了杜飛大俠的一句話,“近年來禁獵,野生動物多了起來,V型溪谷叫黑瞎子溝,你們還真得注意。”我又想起來韓國人穿越向導的大板斧。我只好從背包里拿出我實現準備好的麻雷子,還好,我注意把麻雷子放到了防潮袋里,麻雷子沒潮濕,放起來很響,真得和五四型手槍槍聲一樣。清脆的槍聲,震得峽谷轟轟作響。我想就是有黑瞎子也該避開了。到了晚上6點的時候由于陰天,峽谷里已經很黑了,我在前面帶路,經常是尋不到路,從左邊山坡走到溪谷右邊,又從右邊走到左邊的山坡。大約道了晚上7點30左右,百合突然滑倒,隊伍下撤行進速度更慢了。我本來在一星期前傷了軟肋,隱隱作痛。每每我蹲下去的時候,起來已經很費力了,幾次差一點站不起來。最后我和天涯客商量一下,天涯客往前走了一段探路,還是很遠還到不了露營地,無奈我們只好在半山坡上露營了,和去年10月一樣,只好3個人一頂帳篷,安營扎寨,做飯補充營養。當我們吃完飯已經是晚上10點了,本來是晚上點著篝火,暖和一下,但是太疲勞了,很快鉆進帳篷睡袋,很快就睡著了。

        第二天,我們起床是已經基本上恢復了體力,看看大家還都可以,就連我最擔心的百合、咖啡、樂石還有腿上打著鋼釘的辰辰還都不錯,大家很快就吃完飯收拾起帳篷 ,又開始行進了這次還不錯,基本上是山路,但是我們從V型溪谷的右側溪谷走到下山的左側溪谷,一路上雖然是曲曲彎彎,但是還是走出了溪谷,道了谷底走上了伐木的大道,進入十五道溝。今年十五道溝的氺系改變的很厲害,去年10月我們走的時候,那時是枯水期臨近,只趟過了5—6道氺,今年卻過了7道氺。老天爺還是很眷顧我們,幾次就看到大雨就要來臨,甚至有一輛車路過,司機還善意的告訴我們,大雨就要道了,我們準備好了雨衣,但是還是沒下起來。大約走了8公里,上了水泥路又走了12—3公里,再走不到比較平坦的民工棚露營地了只好在一處比較好的地方露營了,閑云和語倫2人再次脫離隊伍,去找他們的露營地,這在戶外是不允許的,顯然這2人是不懂戶外規矩,在戶外要么是全進,要么是全退。這次露營還是比較舒服,因為是山下,比較平坦。有十幾頂帳篷干脆搭在水泥路上了,天涯客為了安全起見在路上設了路障。第二天我們一清早沿著水泥道走向15道溝的望天鵝國家地質公園景區,因為是星期六有人很多,其中有長春攝影家協會的一些攝影家,在集聚石墨砬子附近景點,支上長槍短炮開始拍照。望天鵝國家地質公園世紀是距15道溝出口處也就是山門約8到10公里的地方。這個地質公園是300萬年以前形成的玄武巖石柱最著名,這是在其它地方看不到的景觀。這種獨特的地貌在世界上很少見,這里吸引了很多的外國地質學家參觀考察。2008年北京奧運會即將結束的那一天,我和大慶天涯部落的19人順利的穿越了望天鵝,在長白山望天鵝穿越的歷史上,將記錄下,領隊天涯客這位商場上的儒將、賢惠善良的大姐大侃姐、精力過剩的一一、英勇善戰敢于吃苦的瑪麗、默默無聞的樂石、敢于挑戰自我的YY、咖啡,樂于助人的友好,“后勤部長”希望、金剛般的收隊扎瓦、笑語…就是他們用穿越望天鵝來紀念2008北京奧運舉辦成功。百聞不如一見,請大家欣賞望天鵝照片吧。

      【iouter.com】網站版權與免責聲明:

       

      【版權聲明】凡本網注明“來源:非(iouter.com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果發現本站有涉嫌抄襲的內容,歡迎發送郵件至:9608691@qq.com 或電話:189六四五六4971舉報,并提供相關證據,一經查實,本站將立刻刪除涉嫌侵權內容。

      收藏 推薦 打印
      熱門評論
      日本黄色视频在线观看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萌爱网